但对于邓德辉而言

2021-01-04 12:52

在他看来,父母这些年照顾自己很辛苦,唯有用成绩来回报。其实,曾有人劝邓德辉让儿子放弃学业,“身体都这样了,读书读出来又能干啥?”但邓德辉说:“他是我儿子,只要他读书,我就肯定会送他去读书。”在邓德辉看来,儿子很争气,学习上从来没有让家人操心。

作为父亲,邓德辉也有了新的打算,如果儿子能如愿被大学录取,他便在学校附近租房子,因为妻子之前遭车祸受伤无法使重力,他打算一边继续背儿子上大学,一边打零工赚钱。对于儿子更远的未来,邓德辉说走一步算一步。

出租房距学校不远,骑电瓶车就一两分钟。每天,武胜中学的师生都能看到这样一幕:身高1米6的邓德辉骑电瓶车载着儿子进到校园,然后俯下身,体重100斤的儿子顺势趴在其后背上,他再背着儿子走进二楼的教室,然后转身离开,赶到附近工地打零工,这让他每个月能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,中午再赶到学校,接儿子回家。

我想上大学,今后能找到一份工作,自己养活自己,这样,爸爸妈妈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“我想上大学,今后能找到一份工作,自己养活自己,这样,爸爸妈妈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6月22日晚,在班级qq群里看到高考成绩后,19岁的小琛松了一口气,“不算太差”。

“有时候他晚上回到家里,一个人偷偷在房间里哭。”邓德辉说,他知道儿子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,为减少上课期间如厕的次数,每天早上在家里都很少吃饭,在学校里整个上午都不喝水,基本上只在上学前和放学后才上厕所。“有时候实在需要上厕所,同学会帮助他。”

我比较多愁善感,喜欢写作,准备报汉语言文学类的专业。目前正在写一部科幻小说。

前段时间,邓德辉听从亲戚的建议,给儿子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,希望儿子能借助电脑对外面的世界有更多了解。儿子高考成绩还算不错,原本是件高兴的事,但对于邓德辉而言,更多的却是焦虑,儿子到底去哪里上学?

高考,对于19岁的邓琛来说,更像是一场赌博。很幸运,他没有输。

“如果你真的要复读,我们肯定会支持你的。”坐在一旁的邓德辉说。

三年前,小琛考入武胜中学,父亲邓德辉决定在学校附近租房子照顾儿子。小琛的班主任唐勇向记者回忆,一开始,小琛由母亲送他上学,有时候是背,有时候是搀扶。但高二那年,蒋遭遇车祸受伤,便一直由其父亲背着上学,每天早中晚从不间断。

武胜中学的师生都能看到这样一幕:身高1米6的邓德辉骑电瓶车载着儿子进到校园,然后俯下身,体重100斤的儿子顺势趴在其后背上,他再背着儿子走进二楼的教室,然后转身离开,赶到附近工地打零工,这让他每个月能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,中午再赶到学校,接儿子回家。

“明明可以考得更好的,是你心态不好。”一旁的母亲蒋小琼插话。小琛坐在靠墙的条凳上,对母亲咧着嘴笑,有些不好意思,又似乎是对父母多年来辛苦照顾自己的一种愧疚。在此之前,他甚至想过,如果这次没有考好,大不了复读一年,“我知道爸爸妈妈会支持我的”。

2007年,当时还在念小学的邓琛经常觉得四肢无力,走路缓慢,容易摔倒。“就是往后面倒,最怕(走)上坡路了,必须踮着脚走才不会摔倒。”小琛向成都商报记者讲述。后经多家医院诊断,他患上了“进行肌营养不良症”,经过多次治疗,病症依旧。

母亲蒋小琼说,一开始,小琛还能勉强走到距家一公里左右的学校,但在上初二的一天,大雨,小琛刚出家门便摔进路边深沟,却无法自行爬起来,好在被路人及时发现。之后,蒋小琼便经常送儿子去上学,让儿子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借力行走。“他不让我们送,说别人要笑话他是跛子,其实是他自己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
如今53岁的邓德辉抬起手臂向记者展示,“我身体好,有110斤重,背(儿子)惯了,就不累了。”

“他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,坐车太远了也不行。”邓德辉望向坐在对面的儿子。经过一阵商量,他们决定报一所离家近的大学,“成都或者重庆吧,坐车比较方便,离家也近”。小琛说,目前还没想好填报哪所大学,但准备报汉语言文学类的专业。“我比较多愁善感。”小琛说,为了宣泄内心的情绪,逐渐喜欢上写作,目前正在写一部科幻小说。

邓琛是一名“进行肌营养不良症”患者,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,最开始靠着母亲的肩膀上学,到后来必须由父亲背着他上学。他说,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,不再让家人操心。

如今,以518分(文科)冲进本科线的小琛,又面临新的难题,他该如何“走”进大学?一家人经过商量最终决定,报一所离家近的大学,然后家人在学校附近租房,继续由父亲背着他上大学。